上半年129位基金经理离职 绩差基金经理直面赋闲压力

  今年上半年基金经理离职潮再起,至今已有129位基金经理离职,比去年同期添加一半,仅次于牛市中的2015年上半年。

  而今年上半年基金经理离职原因更加复杂,基金经理自主离职不再是主流,绩差基金经理和规模较小的基金经理被迫离职增多,不少绩差基金经理开始直面赋闲压力。

  上半年129位基金经理离职广发基金7位基金经理离职最多

  数据显示,年初至今公募基金已有129位基金经理,涉及70家基金公司。其中广发基金年初至今已有7位基金经理离职,离职人数最多,汇添富基金、东方基金旗下均有5位基金经理离职,仅次于广发基金,平安基金、诺安基金、邦投瑞银基金等13家基金公司离职基金经理数均在3位以上。

  数据显示,2018年至2015年上半年分别有87位、84位、76位、190位基金经理离职,今年上半年基金经理离职数仅次于2015年上半年。而2015年上半年市场正处于大牛市中,卓凡资讯,中小基金公司高薪挖角至公司、基金经理趁热离职创业是彼时基金经理离职潮主因,2015年下半年基金经理离职数锐减,仅112位离职,尤其是当年8月份后已鲜见基金经理离职。

  据数据显示,目前嘉实基金、博时基金、华夏基金、南方基金在职基金经理数均超50位,是基金经理数最多的基金公司,不过,仅15家基金公司在职基金经理数超30位。恒越基金、东方阿尔法基金、中庚基金、华宸未来基金、新沃基金这五家基金公司仅1位基金经理在职。

  另据数据显示,湘财基金、蜂巢基金、凯石基金、邦融基金、浙商证券资管、恒越基金六家基金公司基金经理平均任职年限小于1年,基金经理平均任职年轻小于2年的均为建立不久的中小基金公司。东方阿尔法基金旗下仅1位基金经理,其基金经理刘明为原大成基金旗下基金经理,任职年限为14.69年。此表,泰信基金、红塔基金、富安达基金、华泰柏瑞基金、睿远基金、华宝基金、景顺长城基金、邦海富兰克林基金、建信基金旗下基金经理平均任职年限均超5年。

  除基金经理离职表,基金公司新聘基金经理数也在逐年添加。2015年至2019年上半年,基金公司新聘基金经理数分别为250位、180位、188位、207位、228位,今年上半年新聘基金经理数同样仅次于2015年,其中嘉实基金上半年新聘基金经理9位,为业内最多。

  绩差基金经理直面赋闲压力有基金经理忧心中年赋闲

  今年上半年,有一位基金经理突然慨叹:中年赋闲了可咋办!

  往年尤其是2015年,基金经理离职大多因其他基金公司高薪挖角和“奔私投保”,离职往往因追求更好的个人发展空间和工作环境。

  但今年基金经理离职原因与往年不甚一样。今年以后基金公司挖角显著降温,绩差基金经理被调岗或离职占去了相当多一部分。

  以上半年离职基金经理数最多的广发基金为例,其离职基金经理中有王小松此类任职期基金回报尚可的基金经理,也有王文灿、王小罡等任期回报不佳的基金经理。

  数据显示,王小松管理广发新兴产业精选混合任期回报超30%,管理广发作长优选混合任期回报超20%,管理广发策略优选混合任期回报超10%,管理广发内需增长混合任期回报-30%,管理广发新常态混合任期回报超10%,管理广发改革先锋混合任期回报-16%,总体业绩可圈可点。

  但王文灿、王小罡任期回报却不佳。数据显示,王文灿2017年12月29日至2019年6月4日管理广发转型升级混合任期回报-33.59%,年化回报-24.85%,同类排名在后10%,且该基金至今年一季度末规模已不及0.01亿元。

  王小罡管理的广发鑫瑞混合持久落后于业绩比较基准,任期回报-0.93%,任职年化回报-0.44%;王小罡管理的广发再融资核心混合(LOF)(由广发睿吉定增核心灵活转型而来)任期回报为-4.00%,任职年化回报-1.74%,落后于业绩比较基准18个百分点之多;王小罡管理广发鑫盛18个月定开混合两年工夫,固然任期回报为正,但仍然落后于业绩比较基准。

  数据显示,今年年初公募基金便掀起了一波基金经理离职潮,其中绝大无数为去年管理业绩不佳的基金经理,因业绩不佳年终奖无着落,索性于春节前多量离职,其中还包含部分债券基金经理。今年二季度后,市场开始持续震动,权益类基金业绩开始大面积分解,持久业绩不佳的基金经理再度爆发离职小高潮。

  还有部分基金公司对基金经理举行了调岗但并未注销基金经理资历,若将此类基金经理推算在内,上半年离任基金经理人数更多。

  除此除表,随着不少偏股混合型基金规模、份额大幅缩水甚至规模降至0.5亿元以下,运营本钱和收入已严沉失衡,基金公司也不愿再持续耗费人力继续运营此类基金,或清盘了之或将此类基金转由其他基金经理管理,在任基金经理离职成为独一出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