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渝高铁串起的双城生活

- 编辑:admin -

成渝高铁串起的双城生活

  往返于成渝两地的火车每天从四川隆昌金鹅镇一个小村旁驶过,隆隆的汽笛声是村民们的心灵寄托之一:关于这个偏居川南的村落而言,铁谈负载着数辈人对富贵富裕的设想,以及改动命运的能够。这便是人们口中常说的“老成渝”——新中邦第一条铁谈线。

  1952年,成渝铁谈通车,从成都到沉庆需要13个小时,每天只有一趟。这条耗时两年修建、长达505公里的铁谈,让“蜀路难”变坦途,也改动了沿途都会的命运——大都人通过这条铁谈走向成都,乃至表面更大的世界。但关于村里的王超然来说,考上大学前,他从未有机会借此打探表面的世界。

  时光荏苒,借着成渝铁谈从大山里走出来的王超然如今已在成都定居,年近半百的他在成都开了家房地产公司。

  4年前,借着成渝高铁,他将业务拓展至沉庆。交通的急剧发展让成渝两地商贸要素流通越来越频仍,时空、边界越来越吞吐,成渝两座城的距离,在王超然心中也越来越近。

  壹

  双城高效连通

  他在沉庆设立了

  第一个分公司

  所有,都要从4年前成渝高铁通车说起。

  2015年12月26日,成渝高铁正式通车运营,这是连接成渝的第一条高铁,时速达300km,运行工夫为1小时27分钟,较成渝铁谈的13个小时加快了近8.6倍。那一年,成渝间铁谈旅客发送总量为1777万人次。

  高铁让两座都会高效连通,王超然看到了机会。2016年初,王超然将业务拓展至沉庆,沉庆成了他走出四川的第一个都会。

  事实上,高铁开明前,王超然就已在沉庆试探拓展市场,期间大部分工夫都是驱车前往,耗时大概4个小时,“本人开车十分疲惫”。高铁开明后,王超然彻底放弃了自驾。不久,他干脆在沉庆建立了分公司。

  如今,王超然每个礼拜大概要在成渝往返两次以上处理公司事务。前两年他在沉庆买了房。他印象中最深的一次,是2019年大年三十当天,由于突发状况,他从成都赶到沉庆,处理完事务已是傍晚9点。本以为会单唯一人过年,翻开沉庆家门那一刻意表看到专程从成都赶来的家人。“他们买了当天的高铁票到沉庆,等我吃年夜饭,那一刻觉得成都、沉庆都是我的家。”

  正是由于交通越来越便捷,这几年来,成都和沉庆两座城的边界,在王超然心中越来越吞吐,“就像一家人,不分彼此。”

  不止王超然,成渝两座城,在成渝两地人的心中,也越来越近。2020年1月3日召开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六次会议明确提出,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,在西部形成高质量发展的沉要增长极。这是中央首次提出“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”,要求突出中心都会带作为用,唱好“双城记”。

  贰

  公交化运行

  成渝高铁成人们生活大舞台

  成渝高铁勾连着两地人的生活。

  1月8日下午,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走进成都东站,尽管是工作日、工作工夫,成渝高铁站台上依旧熙熙攘攘。一位提着行李箱的商务人士戴着耳机,一边通过耳机用英语交流工作,一边询问乘务人员商务座位置。

  车内坐得满满当当,过路处站着没买到票的搭客,有人在用电脑工作,有人在电话里小声交流,也有人平躺在商务舱的椅子上睡觉敷面膜。28岁的列车长梁娟熟习车内的搭客,她能在第一工夫为他们提供精准的服务。

  梁娟于2010年“入谈”,也是成渝高铁上第一批列车员。她通知记者,得益于成渝高铁的公交化运行,有人在成都上班,在沉庆安家;也有人家在成都,在沉庆上班,这让成渝高铁成了两地群众生活的大舞台。

  工作日表,周末节假日的成渝高铁生活气休更加稠密。梁娟乐着回忆,在周末,学生会结伴上车,边做作业边回家,就像在地铁上相同。也有少许喝酒喝尽兴的搭客,上车倒头就睡,这时她会给他们提供一杯醒酒的浓茶。这部分搭客,有应酬的商务人士,也有成渝两地的市民,他们选择坐当天最早的列车去成都或沉庆玩耍,与友人或家人吃顿火锅,再坐最晚的列车回家。

  4年来,梁娟显著感受到乘坐成渝高铁的商务人士越来越多,列车发行组数也越来越多。“以前发一趟车,半个小时左右才有列车进站,此刻每发一趟车立马就有列车进站,节假日还会增开列车,真正做到了公交化运行。”

  截至2019年3月,成渝间每天开行高铁、动车70多班。数据显示,2019年成渝间铁谈旅客发送总量达2318万人次。此表,成渝高速主线日均车流量达26402辆,同比添加5.42%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