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永奇:生活里的味路,每一种都应该品味

- 编辑:admin -

刘永奇:生活里的味路,每一种都应该品味

  2019年11月,刘永奇在一次培训会上发言

  2020年仲冬,七彩土乡——互帮县下了好几场大雪。午后,雪渐渐开始消融,谈上湿漉漉的,行人裹着厚厚的棉衣穿梭在大街上。第一次见到刘永奇是在他的办公室里,他正在看材料,短发、偏瘦,一件一般的黑色棉衣,身材不算魁梧,但也结实,脸上是生意人的那种审慎与机敏。

   青春谈上的难忘故事

  今年36岁的刘永奇是青海省互帮土族自治县台子村夫,他和全体农村孩子相同,年少时的梦想是走出农村,用知识和勤劳的双手实现本人青春的梦想。但是,命运总和有梦想的人开玩乐。

  2003年夏,他高中毕业后在家无所事事。一天,听村庄里的小伙子们说,青藏铁谈需要工人,愿不愿意一起去干活挣钱。一听到挣钱,刘永奇就来了兴致。就这样,刚刚高中毕业的他跟着村庄里的堂叔堂哥们来到青藏铁谈西藏安多—羊八井段修建铁谈。

  “太苦了,那里海拔高,氧气少,每天要干那么多的活,几天后就受不了了,但当时本人身上也没钱,还是要坚持干活。”回忆起当年在青藏铁谈当工人的那段时光时,他一边摇摇头,一边深情地说路。

  夏季的草原是很美的,他刚去羊八井时,青稞地绿油油的一片,几个月后青稞酿成了金黄色。刘永奇刚去的时分每个月工资是600—800元,主要是铺铁轨、挖水渠,年轻的他浑身都是劲儿,但一到傍晚,躺在帐篷里就累瘫了。“第一个月发工资时,扣除伙食费发了650元,拿在手里甭提有多欣喜了。”刘永奇说。

  工程完成后,刘永奇拿到一个“小本本”,等到青藏铁谈正式开明后,可以免费乘坐一次,可是“担心分”的他至今没有去体验下本人参与修建的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铁谈——青藏铁谈。

  这是他第一次挣钱,也是第一次走向社会后辛勤的付出,他懂得了生活来之不易。

  2019年,刘永奇在酩馏酒观摩会上发言

  在之后的几年工夫里,刘永奇去过兰州铁谈局,掌管更换有问题的钢轨;去过深圳、沉庆等处所,去过各种各样的工厂上班,装过家具,安过空调。总之一直在折腾,也一直“担心分”。

  2005年关于刘永奇来说是毕生都难以忘记的。

  出生在高原的孩子们对南方一直充满着好奇,很多人都想去看看。刘永奇也是如此。2005年夏,他从当时同事们的口里听到深圳是一个挣钱的好处所,只要勤劳就能挣到更多的钱。就这样,他果断从原单位辞职,只身来到深圳。但是深圳并不是他想想中的那么美好。

  他只有高中毕业,许多单位对学历有较高的要求,加之他没有任何技术,少许工作无法结束。在深圳流浪了多日后,他选择在一家家具厂做工,主要是往柜子上喷漆。“那活很累、很脏、很苦,但当时没有出谈,只有咬牙干。”刘永奇一边说,一边摇摇头。

  就在刘永奇刚刚熟习业务和技术后,他所在的家具厂因为手续问题被闭门。他赋闲了。

  赋闲的他再次流浪在深圳的街头,每天寻找新的工作。但是连续几个月,他都找不到他能做的工作。那年他22岁,在深圳这个偌大的都会里,没有一寸土地是属于他的。等到一天的火热随着夜幕降临褪去几分时,没有用饭的他捡起水果商贩遗弃的烂水果,装进本人的口袋,这便是他用来充饥的食物。

  “当时想回家,但身上没一分钱,那时分的农村还没有电话,联系不到家里人。”后来,刘永奇找到了一份工作,挣到少许钱后去了沉庆发展。但工夫不长又回到了家中。

  刘永奇的毕生,注定是“担心分”的,也是艰辛的。

  2019年7月,刘永奇与客户品味本人酿造的酒

  折腾了三四年,也尝尽了苦头,此时的刘永奇知路总是漂泊在表也不是一种法子。2008年,他进入西宁某集团公司上班,“那是一家邦有企业,感觉还不错,但进去后工作很累,工资太少。”刘永奇说。

  每月900元的工资,远远缺乏他在南方打工的报酬,于是他又在闲暇时摆起了地摊,卖衣服、卖蔬菜、卖各种各样的小玩意,有时跑旅游。他说,“我和同事的工资差未几,但我每天下班后去摆摊,就算我每天赚十块钱,一个月下来,那也不少嘞。”

  在该集团公司上班9年后,他选择了辞职,即使工资从最初的900元到他离开时的3600元,天生爱动的他切实受不了这种具有束缚性的生活

   创业谈上成为更好的本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