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往事住的房间》:陈丹燕的博物馆独家故事

《往事住的房间》_副本

出版方供图

南报网讯(融媒体记者 解悦)每到一座陌生的都会,你是否能听到隐在都会深处博物馆召唤的声响?一间间博物馆,都是往事住的房间。从但丁到弗洛伊德,从奥赛到卢浮宫,从奥斯维辛到东宫,一间间往事住的房间里,埋藏着怎样的往事?由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新书《往事住的房间》,是作者陈丹燕历时20年写就的世界博物馆独家故事。

动作很早就走出邦门的背包客作者,陈丹燕是当代都市文化的代言人,文章得到大都“小资”拥趸,“陈丹燕•游览汇”系列便是作者边走边写二十余年游览文字的集中。《往事住的房间》是“陈丹燕•游览汇”系列第12本,也是最后一本。

本书是作家用二十年堆集写的博物馆游记,她从这些被人类收藏起来的最值得留念的器材前走过,看这个世界的往事怎样住进一间间房间里。

《往事住的房间》所写的是“陈丹燕的博物馆”,她的一双眼睛很尖也很出格,总是盯上别人熟视无睹的器材,并且有她的新发现。那些她喜爱的,感动了她、多年之后仍留在记忆中的事物,也许别人觉得泛泛,可经由她的描绘,就独有一种韵味和情调。她细腻、婉约的文风仍然,即便面对血腥和残暴,也不会言辞强烈,一笔一笔地渐渐写来,却让你的心隐隐作痛。

许多人觉得本人记性不好,但是,人类真是一种不肯忘记的动物。千百年来,一代又一代,人类最沉要的心灵生活都被小心地留了下来,存在最好的房间里。不光存着,还要给后来的人看到,还用最静谧的灯光照亮那些器材。这便是遍布世界各地的博物馆和留念馆。

人类世世代代在心中埋着一种稳定的耻辱感,那便是对忘记与无知的耻辱。因此去一个处所游览的人,通常都要访问当地博物馆,在往事住的房间里屏休慢行,一一打量往事的样子。

人类究竟是如何记着本人的荣耀与羞耻?在往事心中,又藏着怎样的难言之隐?

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评价说,陈丹燕持之以恒地描述和剖析游览中的世界与自我,用优雅明澈的中文雕镂出苍茫大地中的一山一水、无尽城池里的一室一窗,以女性的细密敏锐感知天然的终极神秘,并神游在与世界各地那些曾经的伟大精神交流的内心世界中。究竟是游览滋补了她的文字,还是文学丰富了她的游览,这还真是一件说不清的事。

陈丹燕是中邦作协会员,著有长篇小说《心动如水》《绯闻》《一个女孩》和《上海的风花雪月》《上海的金枝玉叶》《上海的红颜遗事》三部曲,散文集《写给女孩的私人往事》《唯美主义者的舞蹈》《长裙上的花朵》等多部。

点击进入:全文阅读